老屋那棵石榴树

  □ 张勇

  老家的后院里有一棵石榴树,每到夏初,石榴树便开花了。红色的花蕾、红色的花瓣,像燃烧的火苗,煞是好看。而到中秋前夕,石榴熟了,沉甸甸地挂满枝头,更加喜人。看着咧嘴欢笑的大石榴,我禁不住就会高兴的蹦跳,心境如石榴花开。

  那个时候,我们这个老屋子住着十几口人,爷爷当家做主,自然,后院子石榴树的石榴,没有经过爷爷的同意,谁也不能摘一个的,那个时代,吃一个石榴也真是莫大的渴望。

  石榴树旺盛高大,就是站在凳子上也够不着树梢上的石榴。爷爷说这个石榴树是他自己栽的,好奇的我问爷爷石榴树怎么栽,爷爷随口就说,剪一支枝条,挽个圈,埋下就好了。可是我埋了多次,也没活过来,倒是后院这株石榴树,一年比一年旺盛,枝繁叶茂,给我带来了更多的快乐和口福,给我的童年留下了美好的记忆。

  浅夏时光,正是石榴花开的时候。朵朵朱红,含芳掩锦,娇艳的花蕾,像少女抿着的小嘴,羞涩地在绿叶丛中躲躲闪闪。火红的石榴花,挂在石榴树的枝头,闪烁于葱蓊的翠绿之中,星星点点,煞是好看。一朵朵红萼流光溢彩,像极了一团团燃烧着的火苗。那一份鲜艳夺目,那一份生机勃发,让人精神振奋。石榴花红得恣意奔放,正是“微雨过,小荷翻。榴花开欲燃。”孩提的我,总喜欢站在石榴树旁,仰望一朵一朵花开,常常忍不住捧一朵花仔细端详,想看出这么一朵花怎么就能生出石榴籽。

  石榴的落花让人心痛,那一朵朵花开,飘落在石榴树下,我总是会一个一个捡起来,放进竹筐,实在不忍心倒去。爷爷这个时候总会安慰我,正因为这么多的花落了,其他的花才能长大,才能生出更多的石榴籽。

  石榴结籽后,就会有虫子吃,那个时候,没有好的农药,爷爷就会拿来农药六六六粉,用纸卷起来,然后塞进石榴颈口,我会帮爷爷干这个,爷爷站在凳子上,我手里拿着卷好的药纸蛋,举起手臂递给爷爷。这样,石榴就会安然无恙。

  石榴树的旁边就是猪圈羊圈。馋嘴的山羊总是眼馋那旺盛的石榴树枝叶,放羊回来,我就直接牵住羊的脖颈,生怕它吃石榴树的枝叶。将羊圈进圈,我就会站在石榴树旁看看,看看一天一天长大的石榴,有时候,伸手摸摸,心里也充满了高兴。

  石榴没有熟好,爷爷是绝对不允许摘的,十三口人的大家庭,爷爷是一家之主,我们都怕他,但更尊重他。他经常提醒我们:后院的石榴树的石榴我数过了,有数,谁也不能摘。我问爷爷一共多少个,可是爷爷只是笑笑,小声对我说,不能告诉。小小的我,站在石榴树旁,不止一次,数来数去,一直没数清过。爷爷看着我笑了,那笑容,真像一朵石榴花。

  金秋时节,是我们这些孩子最高兴的日子,因为这个时节爷爷会宣布摘石榴的日子。我们高兴地围在石榴树旁,给爷爷奶奶拿竹篮,接石榴。爷爷和奶奶站在凳子上,我们在旁边高兴地看着,一边还数着石榴的个数。都期盼着爷爷给我们分石榴,那个时刻,实在是太兴奋,太高兴了。

  分到的石榴我们都会各自给自己的母亲,虽然石榴树每一年都要结那么多的石榴,可是,总感觉还是那么少,母亲不会让我们放开吃的,给我们留着,几天才能吃到一个,那个甘甜,实在是太让我们馋了,剥下来的石榴籽,晶莹剔透,放在小碗里,一个一个数着吃,那种快乐和幸福,实在让人难忘。

  一晃五十年过去了,那棵石榴树还在。可是爷爷奶奶都不在了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每每回到老家,我都要在那株老石榴树下站立好久,眼前禁不住就出现从前的情景……

Simi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